Bookmark and Share
~大空的溫柔~綱X京(3)
(Publish Date: 2009-8-2 11:23am, Total Visits: 1492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2)

第三章

大雨後 強襲而來的狂風

終將狂妄 且 掃向不定的心

欠缺的只是


決心

~~~~~~~~~~~~~

「極限!阿綱,讓我們極限的飛吧!」。

「哈哈,了平你還真是有精神哪!」

「極限,極限。」說著,了平也就頭也不回的向前衝去。

留下早已呆立、臉上掛著三條黑線的阿綱。

「我們可是在機場阿!!」阿綱大吼著。

沒錯,不過這早在他們那群人踏入機場的同時,該知道他們的行為到底有多引人註目,走到現在的地點─候機室,一群人浩浩盪盪的「等飛機」。現在的他們除了成了鎂光燈及尖叫聲的焦點外,阿綱環掃一下四周,才發現從機場門口到這裡,機場的危安人員從制服轉成鎮暴武裝,從少數幾人到排排站至兩旁的多名警衛,看的阿綱的心又涼了半節。

「親愛的十代首領,我早已發現您看他們不爽,讓我替您好好教訓他們一頓,就
看我的吧!!」「不,不是阿,獄寺!住手!」

還來不及阻止獄寺,另一邊又有了騷動……。

「澤田綱吉,群聚,咬殺!!」「哇!!那個鳳眼帥哥的眼神殺死我了!!我…我不行了!」一人倒下成了肉食動物的亡魂。
「喂,你看那個鳳梨好帥阿!那個輕蔑的眼神跟笑容!喔嗚,我的羅密歐。把我
帶走吧!我好像看到天堂?!」天堂?!那是地獄的開端吧!阿綱一阻止完獄寺,正想休息一下,一聽到雲雀的話語,心又抽動了幾下。還好另一邊的骸還沒有出手的打算,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「你看看那個眼罩女孩,超正的耶,我超愛眼罩啊!我是眼罩控啊!」突然間,一道銳利的眼神止住了說話人的嘴,而他則是拿著寶貴的三叉戟,慢慢走向說話的人。

「我可愛的庫洛姆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。」「骸…骸大人。庫洛姆好幸福喔。」庫洛姆沉浸在幸福之中,而一邊的骸則是一步步的成為死神。

眼見說錯話的那個人正準備變成肉醬的瞬間,某樣東西卻是時的抵銷掉骸的攻擊,雲雀的拐子。

「六道 骸,咬殺。」,讓最最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,誰知道他們兩個一打起來,幾條命都不夠用阿。

就在危安人員準備出手「平亂」時,一張因為高溫溶化的機場座椅「掉」到正一觸即發的兩人中間,鑿下一個大洞,煙霧瀰漫中,漸漸有個身影從中走出。

「喂,別玩了,以後有的是時間。」正被這場景嚇住的京子猛然回頭,那個眼神,錯不了,和那天的一樣。所有知覺都被吞噬般,思緒只想著他所說的每個字句,每個人停下動作,連那兩個人不例外,那烱烱的眼神,逼使大家退下豔氣,對受護者來說,每個人都很清楚這時候的綱吉,尤其是那蓄勢待發的烈焰手套。

走向危安人員,阿綱冷靜的說,「一切的修理、人事費用,將帳單寄給彭哥列,此外希望這次的事情不要向外宣傳,以我手上的這只戒指發誓,我們的人不會在機場繼續鬧事,所以也請退去守衛,否則,休怪我們不客氣了。」阿綱不疾不徐的說完,讓周邊的人幹感到驚訝不已。

「說的好阿,阿綱。」山本笑著說。

「十代首領你真是說的太對了!我打從心中的佩服您!」獄寺又哈腰又鞠躬的說。

「阿綱,你越來越有首領的樣子了。」看到阿綱這麼說的里包恩,在心理稱讚著。

在一旁京子更是想起那天下午在她家門口等待她的人,在那份堅毅不搖的眼神中,透著阿綱一絲絲的強硬和溫柔,和平常不同。還是說那才是真正的阿綱?

「阿綱先生有些可怕呢。」一旁的小春因為別於阿綱往常的溫柔,而有些害怕。

可怕?京子有些感到不以為然,在她看來與其說是害怕更不如說是阿綱不同於平常的溫柔,為了保護而築起的堅固高牆,已捍衛自己的所有。

突然鬆了一口氣的阿綱,瞬間變回以往,「所以說阿,大家就在飛機到來之前,好好和睦相處把武器都先收起來吧!」笑著打圓場的阿綱試圖緩和一下氣氛。

「這才是阿綱先生阿!」看著小春天真的笑容,自己也會心的一笑,是阿,這才是真正的阿綱,那個溫柔的,有些懦弱的阿綱。

看著不停笑著的小春,京子想起那天傍晚之後的夜裡,自己的奇異感覺,和那天的事歷歷在目。

那天晚上,京子仍然想著阿綱的話語,迴盪耳邊。

「和我一起去義大利好嗎?」

回想著當時的感覺,好怪,和以往的反應似乎有些許不同,暖暖的、有點難為情,想要一直看著他的雙眼,卻不論如何,都無法正視,是從什時候開始的呢?

「鈴鈴…鈴」,電話的鈴聲喚回沉思的京子,來電的是小春。

「喂?」。

「京子,剛剛小春好不容易才讓阿綱先生答應,讓小春跟京子作伴,一起去義大利幫忙呢!」小春再另一頭開心的說著,卻讓京子感到驚訝,阿綱難道沒有去找小春嗎?

「京子?你還好嗎?你身體不舒服嗎?京子?」電話的另一頭,見京子沒回答,以為對方身體不適,趕緊緊張的詢問,這讓京子更感到友情的溫暖。

「我沒事,只是發呆了一下。小春也能去義大利真的是太好了呢!小春你說,剛剛去拜託阿綱讓小春你去嗎?」

「對阿,小春也和爸爸跟媽媽商量了很久,說是要去義大利留學,好不容易才答應呢!」

「這樣阿,真是太好了呢。那那個…,小春我問你,小春喜歡的人是誰?」京子脫口而出的一個問題,出口後而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訝異不已。

「哈咿?京子怎麼這麼問呢?當然是阿綱先生囉。」千篇一律的回答。

「沒麼啦,只是好朋友是當然要關心的阿,那小春要加油喔!我會支持你的喔!」

「嗯,謝謝你京子。小春有京子這個朋友真好。掰掰囉。」「掰。」

掛了電話,小春的話語不斷在腦海中重複著,剛剛加油的話語,有些心虛,有點像是為了趕緊掩蓋掉那個問題的話語,心理越來越雜亂,阿綱的話,小春的笑聲圍繞著京子。

「祝福他們吧!」京子想著,他們在一起很合適阿,小春是京子最要好的朋友,只要朋友幸福,自己也會跟著幸福的。

「京子,京子,怎麼了嗎?失神失神的,飛機來了要登機囉!在不走小春不等妳囉。」小春的話語,拉著京子離開沉思,想著剛剛的結論,一定是這樣沒有錯,現在只要想著去義大利就可以了,不曉得義大利是個怎麼樣的國家呢?有沒有好吃的蛋糕呀!

「大家拿好自己的東西阿,藍波,別玩了!走啦。」阿綱發號著司令。

京子看著阿綱,想想,阿綱也在不知不覺中,從總是委委縮縮的待在其他人身後接受保護的人,漸漸的走到了隊伍的最前端,代領著所有人。

「京子快點,要跟不上囉。」放寬心的京子,大步向前。等著我們吧,義大利。


         順眼即逝的虹   雖然短暫
              卻也留下
          那曾經對應著天空的 幸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