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mark and Share
~大空的溫柔~綱X京(5)
(Publish Date: 2009-8-2 11:27am, Total Visits: 1189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2)

第五章

考驗
如午後雷陣雨般
如此的措手不及 如此的撼動人心
但是
就如同窗上晶瑩閃爍的水滴
在昇華後成為七彩的虹
畢竟
就同雷諾瓦所說
痛苦會過去,美會留下來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「什麼!」
聽過凜的報告,阿綱的表情瞬間蒼白,心更是涼了半節。心中的不安終究成真,但卻也讓阿綱不知如何是好。
「所以說,現在的震動也就是因為敵方的AIM-9響尾蛇飛彈,正對著我們進行遠距離轟炸是嗎?」里包恩在了解情況後下了一個簡潔的結論,沉默在這時瀰漫了整個機內會議室,縱使這只是短暫的數秒。
「阿綱!讓我用我的拳頭打下它們吧!!」激動的了平極限的嘶吼自己的主意。「閉嘴!草坪頭!讓十代手領安靜的想想,看看十代手領嚴肅的面容、糾結的眉頭、思考著如何解決面臨的空前危機……。」獄寺滔滔不絕的「十代手領美化症」再次開啟,沉浸在那份如癡如醉的世界中。
直接乎略獄寺的陶醉世界,阿綱努力的讓自己再次的回到冷靜中,但是卻難以平息心中的慌張。忽然,肩頭一重,回頭一看,「山本?!」
山本壓著阿綱的肩,一反常態的輕聲說道。「阿綱,下指令吧!現在的我們應該都要聽從你的指揮吧!」山本意外的發言,引起大夥注意,讓吵雜的會議室再度安靜了下來,一雙雙的眼,投向了這兩人尷尬的動作,看似從後面抱住又高矮不搭的擁抱,阿綱尷尬的乾咳兩聲,暗示山本放開他。阿綱回頭看著山本深黑又肯定的眼神,一股信任感悄悄湧起。在這瞬間的安靜,卻也相對的冷靜了綱吉慌張的心。
雙眼緊閉,深吸一口氣,緩緩吐出,再次睜眼。清澄的亮橘雙瞳,斂起徬徨的容顏,不再困惑、害怕,相對的透露著心中的堅毅和決心。「阿綱,你真的成長了呢。」里包恩看著如此的綱吉心中悄悄流露心聲。阿綱不慌不忙的指揮著所有人,擬定反擊計畫,雖然說指揮動作還有些生硬,卻也輕輕流露著那無形的氣息支配眾人柔中的強硬,一步步的佈好局,現在只剩對方自己走入陷阱之中。「那麼,」阿綱再次用一派爽朗的表情看著眾人,「我們出發吧!」。
機外,高空離地表約34000公尺的高空中,十架最新型的零式戰鬥機,在前十幾分鐘和護衛機的衝突戰中僅存半數,卻將彭哥列的頂級護衛機全數殲滅,由此可知,彭哥列在九代手領逝世之後的腐敗顯現其中。敵方戰鬥機群,在旁掩飾著隨後不久趕到的機動部隊專用機,在阿綱一行人的飛機上方,一一跳下並於艙門前勾入纜繩,用剛剛轟炸後所強行炸開的洞,由外而內的拆毀了艙門並潛入其中。
顯示器和警示器嗶嗶作響,在暗中早已準備好的各位輕輕的暗笑著。
「Party Time.」
暗示的暗語一下大家開始了各自動作。
「這裡是一號前方探測部隊,隊長紺對作戰空中司令部回報。彭哥列所有護衛機以全數殲滅,安全進入機內,有任何問題將回報空中司令部!」
另一邊,聽著對講器擴大聲音傳出的捷報,一個人影輕輕的闔上總司令室的門,望向漸漸升起銀月,淡淡的一抹笑,回應著外邊吵雜的回報聲及前線衝突聲。
機上,備用艙門自動關上,機內的變壓器再度將失衡的氣壓調回一大氣壓中,警示燈、警報器響起。
彭哥列的機上護衛聽見警示的警報器及監視器的傳送畫面,鎖定了地點和人數,展開搜捕行動。雙方正面的衝突,在機艙門附近的暗道及小型空機艙中,開啟了大大小小的混戰,約莫過了兩小時,雙方的體力都已接近用盡,就在大家打的難分難捨時,只見了平及雲雀大刺刺的從中殺出來……。
「違反國家民航法規者,咬殺!」雲雀平淡的言語,搭配著難以容忍的咒怨表情,如同夜叉般的走來。以及一旁早已熱血沸騰的了平,「極限!!!」。
這讓所有人都閃避不及,各各成了拐子和極限拳的亡魂。
不到十分鐘,艙門附近的敵方殺手,已將近全滅,這讓雲雀想起剛才作戰會議中令人難受的命令。「雲雀學長和了平前輩請到艙門口去,觀察敵方和我方的戰鬥,等到敵方力量漸弱後,請再出手。雲雀學長及了平前輩都擅長搏擊,再加上如果了平前輩及雲雀學長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話,草壁也可以幫忙,以至於不讓飛機給毀了。」正當自己想拐那草食性動物一記的時侯,卻被他那真誠及嚴肅的話語給震懾住,為此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,「我相信的。」,說完大致的作戰計畫,澤田綱吉說著,「雲雀學長、了平前輩,我相信你們能夠把事情處理的很好。」從中他看見了,那橙色雙瞳裡溫柔中的強悍,指領著所有人的剛強,不過,要指使我,雲雀宮彌,還早了一百年呢,想著又自個兒的離開。
見雲雀和了平完成了任務,隨後的六道骸、獄寺、藍波則早已蓄勢待發的準備轟下敵方的飛機,獄寺的遠距離攻擊、六道骸的幻術攻擊、藍波的雷擊,都可以在最安全的情況下打下對方的護衛戰鬥機,藍波和六道骸分別搭乘機內的備用逃生機,悄悄的在敵機後方及正上方,分別使用幻術和雷擊分別打落敵機,獄寺則是視情況的從機艙內的軍用砲台,掩護他們的攻擊,在攻擊後,只剩下敵方作為總部的軍用機還未公及下來外,其餘的所有戰鬥機及援助機都已被消滅殆盡。「哈哈!藍波大人最厲害了!」,「我可愛的庫洛姆,你有看到我那華麗的攻擊嗎?以後我在教你吧……。」「是的,骸大人……。」接著對講機又是一陣甜到酥了骨頭的甜言蜜語。
「哈哈,他們小倆口還是一樣的甜蜜呢。」山本爽朗的笑聲回應著對講機中的甜甜蜜蜜。「山本,來了。」,阿綱頭也不回淡淡的說。
「獄寺、骸、藍波,你們三個去切斷敵軍的後援,不用去管逃走的敵人,只要專心的吧對方的戰鬥和補充用軍機打下,剩下的司令部飛機先留著不要動它。」三小時前,會議中,交代完了平、雲雀的工作,阿綱分配著骸、獄寺、藍波,皆在他們後面,雖然骸、藍波還未完全在阿綱的掌控之中,但是,在會議之中,卻也接受了阿綱的任務指派。
「我和山本則負責收尾,將剩下打算入侵本機的敵方殺手完結。其他人則和凜一起將他們引進我和山本待的戰鬥房中。」阿綱下最後一道指令,「接著。」雙眼掃了一圈在座的每一位伙伴。「我們出發吧。」輕聲說著,卻也蘊含著一切溫柔和剛毅。
山本回神聽見阿綱的提醒,再次精神起來,和阿綱一同並肩作戰。但是,就在將把敵人全數殲滅時,阿綱卻在瞬間感覺到了一絲心寒,「阿綱!快來!」聽著前方不遠處的山本緊張的叫著他,不安的情緒瞬間高仗,衝向聲音的源頭,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住……,阿綱似乎只聽見自己驚慌中大喊著熟悉的人的名字。

「京子!」。

考驗如瞬間襲來的黑暗
不深及心裡 最深的靈魂
那這將不夠成
最令人恐懼的
黑暗